项链莫泊桑意思?莫泊桑的《项链》的全文是什么

liehuo 16 0

莫泊桑的《项链》的全文是什么

谢谢答题的人
项 链 [法]莫泊桑

  
世上的漂亮动人的女子,每每像是由于命运的差错似地,出生在一个小职员的家庭;我
  
们现在要说的这一个正是这样。她没有陪嫁的资产,没有希望,没有任何 *** 使得一个既有
  钱又有地位的人认识她,了解她,爱她,娶她;到末了,她将将就就和教育部的一个小科员
  结了婚。
  
不能够讲求装饰,她是朴素的,但是不幸得像是一个降了等的女人;因为妇女们本没有
  阶级,没有门第之分,她们的美,她们的丰韵和她们的诱惑力就是供她们做出身和家世之用
  的。她们的天生的机警,出众的本能,柔顺的心灵,构成了她们唯一的等级,而且可以把民
  间的女子提得和更高的贵妇人一样高。
  
她觉得自己本是为了一切精美的和一切豪华的事物而生的,因此不住地感到痛苦。由于
  
自己房屋的寒伧,墙壁的粗糙,家具的陈旧,衣料的庸俗,她非常难过。这一切,在另一个
  和她同等的妇人心上,也许是不会注意的,然而她却因此伤心,又因此懊恼,那个替她照料
  琐碎家务的布列塔尼省的小女佣人的样子,使她产生了种种忧苦的遗憾和胡思乱想。她梦想
  着那些静悄悄的接待室,如何蒙着东方的帏幕,如何点着青铜的高脚灯檠,如何派着两个身
  穿短裤子的高个儿侍应生听候指使,而热烘烘的空气暖炉使得两个侍应生都在大型的圈椅上
  打盹。她梦想那些披着古代壁衣的大客厅,那些摆着无从估价的瓷瓶的精美家具;她梦想那
  些精致而且芬芳的小客厅,自己到了午后五点光景,就可以和亲切的男朋友在那儿闲谈,和
  那些被妇女界羡慕的并且渴望一顾的知名男子在那儿闲谈。
  
然而事实上,她每天吃晚饭的时候,就在那张小圆桌跟前和她的丈夫对面坐下了,桌上
  
盖的白布要三天才换一回,丈夫把那只汤池的盖子一揭开,就用一种高兴的神气说道:
  “哈!好肉汤!世上没有比它更好的……”因此她又梦想那些丰盛精美的筵席了,梦想那些
  光辉灿烂的银器皿了,梦想那些满绣着仙境般的园林和其间的古装仕女以及古怪飞禽的壁衣
  了;她梦想那些用名贵的盘子盛着的佳肴美味了,梦想那些在吃着一份肉色粉红的鲈鱼或者
  一份松鸡翅膀的时候带着朗爽的微笑去细听的情话了。
  
而且她没有像样的服装,没有珠宝首饰,什么都没有。可是她偏偏只欢喜这一套,觉得
  
自己是为了这一套而生的。她早就指望自己能够取悦于人,能够被人羡慕,能够有诱惑力而
  且被人追求。
  
她有一个有钱的女朋友,一个在教会女学里的女同学,可是现在已经不再想去看她,因
  
为看了之后回来,她总会感到痛苦。于是她由于伤心,由于遗憾,由于失望并且由于忧虑,
  接连她要不料某一天傍晚,她丈夫带着得意扬扬的神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
  
“瞧吧,”他说:“这儿有点儿东西是专门为了你的。”她赶忙拆开了信封,从里面抽
  
了一张印着这样语句的请帖:
  
“教育部长若尔日·郎波诺暨夫人荣幸地邀请骆塞尔先生和骆塞尔太太参加一月十八日
  
星期一在本部大楼举办的晚会。”
  
她丈夫希望她一定快活得很,谁知她竟带着伤心而且生气的样子把请帖扔到桌上,冷冰
  
冰地说:
 
 “你叫我拿着这东西怎么办?”
  
“不过,亲人儿,我原以为你大概是满意的。你素来不出门,并且这是一个机会,这东
  
西,一个好机会!我费了多少力才弄到手。大家都想要请帖,它是很难弄到手的,却又没有
  多少份发给同事们。将来在晚会上看得见政界的全部人物。”
  
她用一种暴怒的眼光瞧着他,后来她不耐烦地高声说:
  
“你叫我身上穿着什么到那儿去?”
  
他以前原没有想到这一层;支吾地说:
  
“不过,你穿了去看戏的那件裙袍。我觉得它很好,我……”
  
瞧见他妻子流着眼泪,他不说话了,吃惊了,心里糊涂了。两大滴眼泪慢慢地从她的眼
  
角向着口角流下来;他吃着嘴说:
  
“你有点怎样?你有点怎样?”
  
但是她用一种坚强的忍耐心镇住了自己的痛苦,擦着自己那副润湿了的脸蛋儿,一面用
  
一道宁静的声音回答:
 
 “没有什么。不过我没有衣裳,所以我不能够去赴这个晚会。你倘若有一个同事,他的
  
妻子能够比我打扮得好些,你就把这份请帖送给他。”
  
他发愁了,接着说道:
  
“这么着吧,玛蒂尔蒂。要花多少钱,一套像样的衣裳,以后遇着机会你还可以再穿
  
的,简单一些的?”
  
她思索了好几秒钟,确定她的盘算,并且也考虑到这个数目务必可以由她要求,不至于
  
引起这个节俭科员的一种吃惊的叫唤和一个干脆的拒绝。
  
末了她迟迟疑疑地回答:
  
“细数呢,我不晓得,不过我估计,有四百金法郎,总可以办得到。”
  
他的脸色有点儿发青了,因为他手里正存着这样一个数目预备去买一枝枪,使得自己在
  
今年夏天的星期日里,可以和几个打猎的朋友们到南兑尔那一带平原地方去打鸟。
  
然而他却回答道:
  
“就是这样吧。我给你四百金法郎。不过你要想法子去做一套漂亮的裙袍。”
  
晚会的日期已经近了,骆塞尔太太好像在发愁,不放心,心里有些焦躁不安。然而她的
  
新裙袍却办好了。她丈夫某一天傍晚问她:
 
 “你有点怎样?想想吧,这三天以来,你是很异样的。”于是她说:
  
“没有一件首饰,没有一粒宝石,插的和戴的,一点儿也没有,这件事真教我心烦。简
  
直太穷酸了。现在我宁可不去赴这个晚会。”
  
他接着说道:
  
“你将来可以插戴几朵鲜花。在现在的时令里,那是很出色的。花十个金法郎,你可以
  
买得到两三朵很好看的玫瑰花。”她一点也听不进去。
  
“不成……世上最教人丢脸的,就是在许多有钱的女人堆里露穷相。”
  
但是她丈夫高声叫唤起来:
 
 “你真糊涂!去找你的朋友伏来士洁太太,问她借点首饰。你和她的交情,是可以开口
  的。”
  
她迸出了一道快活的叫唤:
  
“这是真的。这一层我当初简直没有想过。”
  
第二天,她到她这位朋友家里去了,向她谈起了自己的烦闷。
 
 伏来士洁太太向着她那座嵌着镜子的大衣柜跟前走过去,取出一个大的盒子,带过来打
  开向骆塞尔太太说:
  
“你自己选吧,亲爱的。”
  
她最初看见许多手镯,随后一个用珍珠镶成的项圈,随后一个威尼斯款式的金十字架,
  
镶着宝石的,做工非常精巧。她在镜子跟前试着这些首饰,迟疑不决,舍不得丢开这些东
  西,归还这些东西。她老问着。
  
“你还有没有一点什么别的?”
  
“有的是,你自己找吧。我不晓得哪件合得上你的意思。”她忽然在一只黑缎子做的小
  
盒子里,发现了一串用金刚钻镶成的项链,那东西真地压得倒一切;于是她的心房因为一种
  奢望渐渐跳起来。她双手拿着那东西发抖,她把它压着自己裙袍的领子绕在自己的颈项上面
  了,对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子出了半天的神。
  
后来,她带看满腔的顾虑迟疑地问道:
 
 “你能够借这东西给我吗,我只借这一件?”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她跳起来抱着她朋友的颈项,热烈地吻了又吻,末后,她带着这件宝贝溜也似地走了。
 
 晚会的日子到了,骆塞尔太太得到极大的成功,她比一般女宾都要漂亮,时髦,迷人,
  
不断地微笑,并且乐得发狂。一般男宾都望着她出神,探听她的姓名,设法使人把自己引到
  她跟前作介绍。本部机要处的人员都想和她跳舞,部长也注意她。
  
她用陶醉的姿态舞着,用兴奋的动作舞着,她沉醉在欢乐里,她满意于自己的容貌的胜
  
利,满意于自己的成绩的光荣;满意于那一切阿谀赞叹和那场使得女性认为异常完备而且甜
  美的凯歌,一种幸福的祥云包围着她。所以她什么都不思虑了。
  
她是清晨四点钟光景离开的。她丈夫自从半夜十二点钟光景,就同着另外三位男宾在一
  
间无人理会的小客厅里睡着了;这三位男宾的妻子也正舞得很快活。
  
他对她的肩头上披上了那些为了上街而带来的衣裳,家常用的俭朴的衣裳,这些东西的
  
寒伧意味是和跳舞会里的服装的豪华气派不相称的。她感到了这一层,于是为了避免另外那
  些裹着珍贵皮衣的太太们注意,她竟想逃遁了。
  
骆塞尔牵住了她:
  
“等着吧。你到外面会受寒。我去找一辆出租的街车来吧。”
  
不过她绝不听从他,匆匆忙忙下了台阶儿。等到他俩走到街上竟找不着车了;于是他俩
  
开始去寻觅,追着那些他们远远地望得见的车子。
  
他俩向着塞纳河的河沿走下去,两个人感到失望,浑身冷得发抖。末了,他俩在河沿上
  
竟找着了一辆像是夜游病者一样的旧式轿车——这样的车子白天在巴黎如同感到自惭形秽,
  所以要到天黑以后才看得见它们。
  
车子把他俩送到殉教街的寓所大门外了,他俩惆怅地上了楼。在她,这算是结束了。而
  
他呢,却想起了自己明天早上十点钟应当到部。
  
她在镜子跟前脱下了那些围着肩头的大氅之类,想再次端详端详无比荣耀的自己。但是
  
陡然间她发出了一声狂叫。她已经没有那串围着颈项的金刚钻项链了!
  
她丈夫这时候已经脱了一半衣裳,连忙问:
  
“你有点怎样?”
  
她发痴似地转过身来向着他:
  
“我已经……我已经……我现在找不着伏来士洁太太那串项链了。”
  
他张皇失措地站起来:
  
“什么!……怎样!……哪儿会有这样的事!”
  
于是他俩在那件裙袍的衣褶里,大氅的衣褶里,口袋里,都寻了一个遍。到处都找不到
  
它。
  他问道:
  
“你能够保证离开舞会的时候还挂着那东西吗?”
  
“对呀,我在部里的过道里还摸过它。”
  
“不过,倘若你在路上失掉了它,我们可以听得见它落下去的声响。它应当在车子
 
 里。”
  
“对呀。这是可能的。你可曾记下车子的号码?”
  
“没有。你呢,你当初也没有注意?”
  “没有。”
  
他俩口呆目瞪地互相瞧着。末了,骆塞尔重新着好了衣裳。
  
“我去,”他说,“我去把我俩步行经过的路线再走一遍,去看看是不是可以找得着
  
它。”
  
于是他出街了。她呢,连睡觉的气力都没有,始终没有换下那套参加晚会的衣裳,就靠
  
在一把围椅上面,屋子里没有生火,脑子里什么也不想。
  
她丈夫在七点钟回家。什么也没有找得着。
  
他走到警察总厅和各报馆里去悬一种赏格,又走到各处出租小马车的公司,总而言之,
  
凡是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走了一个遍。
  
她对着这种骇人的大祸,在惊愕状态中间整整地等了一天。
  
骆塞尔在傍晚的时候带着瘦削灰白的脸回来了;他一点什么也没有发现过。
 
 “应当,”他说,“写信给你那个女朋友说你弄断了那串项链的搭钩,现在正叫人在那
  
里修理。这样我们就可以有周转的时间。”
  
她在他的口授之下写了这封信。
  
一星期以后,他们任何希望都消失了。并且骆塞尔像是老了五年,高声说道:
  
“现在应当设法去赔这件宝贝了。”
  
第二天,他们拿了盛那件宝贝的盒子,照着盒子里面的招牌到了珠宝店里,店里的老板
  
查过了许多账簿。
  
“从前,太太,这串项链不是我店里卖出去的,我只做了这个盒子。”
  
于是他俩到一家家的首饰店去访问了,寻觅一件和失掉的那件首饰相同的东西,凭着自
  
己的记忆力做参考,他俩因为伤心和忧愁都快要生病了。
  
他们在故宫街一家小店里找到了一串用金刚钻镶成的念珠,他们觉得正像他们寻觅的那
  
一串。它值得四万金法郎。店里可以作三万六千让给他俩。
  
他们所以央求那小店的老板在三天之内不要卖掉这东西。并且另外说好了条件:倘若原
  
有的那串在二月底以前找回来,店里就用三万四千金当郎收买这串回去。
  
骆塞尔本存着他父亲从前留给他的一万八千金法郎。剩下的数目就得去借了。
  
他动手借钱了,向这一个借一千金法郎,向那个借五百,向这里借五枚鲁意金元,向另
  
一处又借三枚。他签了许多借据,订了许多破产性的契约,和那些盘剥重利的人,各种不同
  国籍的放款人打交道。他损害了自己后半生的前程,他不顾成败利钝冒险地签上了自己的名
  姓,并且,想到了将来的苦恼,想到了就会压在身上的黑暗贫穷,想到了整个物质上的匮乏
  和全部精神上的折磨造成的远景,他感到恐怖了,终于走到那个珠宝商人的柜台边放下了三
  万六千金法郎,取了那串新项链。
  
在骆塞尔太太把首饰还给伏来士洁太太的时候,这一位用一种不高兴的神情向她说:
 
 “你应当早点儿还给我,因为我也许要用它。”
  
她当时并没有打开那只盒子,这正是她的女朋友担忧的事。倘若看破了这件代替品,她
  
将要怎样想?她难道不会把她当做一个贼?
  
骆塞尔太太尝到了穷人的困窘生活了。此外,突然一下用英雄气概打定了主意,那笔骇
  
人的债是必须偿还的。她预备偿还它。他们辞退了女佣;搬了家;租了某处屋顶底下的一间
  阁楼下。
  
她开始做种种家务上的粗硬工作了,厨房里可厌的日常任务了。她洗濯杯盘碗碟,在罐
  
子锅子的油垢底子上磨坏了那些玫瑰色的手指头。内衣和抹布都由她亲自用肥皂洗濯再晾到
  绳子上;每天早起,她搬运垃圾下楼,再把水提到楼上,每逢走完一层楼,就得坐在楼梯上
  喘口气。并且穿着得像是一个平民妇人了,她挽着篮子走到蔬菜店里、杂货店里和肉店里去
  讲价钱,去挨骂,极力一个铜元一个铜元地去防护她那点儿可怜的零钱。
  每月都要收回好些借据,一面另外立几张新的去展缓日期。
  
她丈夫在傍晚的时候替一个商人誊清账目,时常到了深夜,他还得抄录那种五个铜元一
  
面的书。
  
末后,这种生活延长到十年之久。
  
十年之末,他俩居然还清了全部债务,连同高利贷者的利钱以及由利上加利滚成的数
  
目。
  
骆塞尔太太像是老了。现在,她已经变成了贫苦人家的强健粗硬而且耐苦的妇人了。乱
  
挽着头发,歪歪地系着裙子,露着一双发红的手,高声说话,大盆水洗地板。但是有时候她
  丈夫到办公室里去了,她独自坐在窗前,于是就回想从前的那个晚会,那个跳舞会,在那
  里,她当时是那样美貌,那样快活。
  
倘若当时没有失掉那件首饰,她现在会走到什么样的境界?谁知道?谁知道?人生真是
  
古怪,真是变化无常啊。无论是害您或者救您,只消一点点小事。
  
然而,某一个星期日,她正走到香榭丽舍大街兜个圈子去调剂一周之中的日常劳作,这
  
时候忽然看见了一个带着孩子散步的妇人。那就是伏来士洁太太,她始终是年轻的,始终是
  美貌的,始终是有诱惑力的。
  
骆塞尔太太非常激动。要不要去和她攀谈?对的,当然。并且自己现在已经还清了债
  
务,可以彻底告诉她。为什么不?她走近前去了。
  
“早安,约翰妮。”
  那一位竟一点儿也不认识她了,以为自己被这个平民妇人这样亲热地叫唤是件怪事,她
  
支支吾吾地说:
  
“不过……这位太太!……我不知道……大概应当是您弄错了。
 
 “没有错。我是玛蒂尔德·骆塞尔呀。”
  
她那个女朋友狂叫了一声:
  
“噢!……可怜的玛蒂尔德,你真变了样子!……”
 
 “对呀,我过了许多很艰苦的日子,自从我上一次见过你以后;并且种种苦楚都是为了
  你!……”
  “为了我……这是怎样一回事?”
  “从前,你不是借了一串金刚钻项链给我到部里参加晚会,现在,你可还记得?”
  “记得,怎样呢?”
  “怎样,我丢了那串东西。”
  “哪儿的话,你早已还给我了。”
  “我从前还给你的是另外一串完全相同的。到现在,我们花了十年工夫才付清它的代
  
价。像我们什么也没有的人,你明白这件事是不容易的……现在算是还清了帐,我是结结实
  实满意的了。”
  
伏来士洁太太停住了脚步:
  “你可是说从前买了一串金刚钻项链来赔偿我的那一串?”
  “对呀,你从前简直没有看出来,是吗?那两串东西原是完全相同的。”
  
说完,她用一阵自负而又天真的快乐神气微笑了。
  
伏来士洁太太很受感动了,抓住了她两只手:
  
“唉。可怜的玛蒂尔德,不过我那一串本是假的,顶多值得五百金法郎!……

莫泊桑的小说有哪些被拍成电影的?

莫泊桑或欧亨利的说的越多越好!电影名叫什么?
1、《漂亮朋友》分上、中、下,有好几个版本
2、《羊脂球》(美国电影《关山飞渡》就是这个小说的改编版),
3、名著名片——《菲菲 *** 》(根据法国作家莫泊桑的同小说改编的电影

4、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一个农场姑娘的故事 这个姑娘好开始强硬,很有个性的,被一个叫雅克的男人骗了,又反小孩生下来抚养起的艰-----
5、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项链

《项链》

中国改编:一夜豪华 One Night Wealthy (1932)
剧情:
卢伟斋在大亚银行工作,他和妻子沈莲君育有一子馨儿,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一家人非常和睦。一天,莲君偶遇老同学刘媚云,她见刘媚云衣着光鲜,家里布置得也极为华丽,心中颇不是滋味,殊不知刘媚云只是为了面子假装有钱而已。卢伟斋见妻子闷闷不了为了让妻子开心,他准备携妻子赴宴会,为此他借钱为妻子买新衣,而莲君则从媚云那里借了一串项链,在宴会上,莲君大出风头。第二天,莲君发现项链竟被小偷偷走,卢伟斋为了筹款买同样款式的项链挪用公款,后来他向公司坦白并愿用以后工资偿还钱款,从此卢家为了偿款日子过得非常艰辛。九年后,他们终于还清了欠款,偶然发现那条项链原来竟是赝品。

6、世界文学名著经典电影《真实的故事》【根据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同名小说改编】

7、、《乡村一日》,改编自莫泊桑爱情小说的电影《俊友》都拍过

8、《俊友》拍过

9、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两个朋友

10、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图瓦纳

11、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奥多父子

12、电影 > 莫泊桑作品集之遗产
13、莫泊桑同名小说改世界文学名著经典电影《真实的故事》【根据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同名小说改编】(编的电影《一生》
编剧:科罗·塔弗涅·哈甘
导演:伊丽莎白·拉普诺
主演:芭芭拉·舒尔茨、鲍里斯·泰拉尔
故事梗概:
天真单纯的少女让娜生于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她受父母的影响爱好幻想,对未来有种种美好的梦想与憧憬。让娜经人介绍,认识了英俊的世家子弟于连。于连虽已落魄,但贵族的气势依旧在,让娜的母亲对这个招人喜欢的小伙非常满意,劝说让娜和他见面。让娜内心单纯,从修女学院毕业后她更大的梦想就是能够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过着有爱情滋润的幸福生活。对于于连她一见钟情,还没有经过太长的恋爱期,两人就结成了夫妻。
她搬到了于连位于乡下的房子生活,而让娜从家里带来的家产也自然被丈夫掌管。但是,婚后于连就像变了一个人,对让娜十分冷漠。不仅如此,他对让娜的家人也非常刻薄,对下人更是残酷,吝啬的本性展露无遗。让娜以为这是婚姻必须经历的阶段,所以一直安于平淡寂寥的生活,希望由一天于连能够回心转意。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于连是个 *** 之徒……

下面分享相关内容的知识扩展:

书评|莫泊桑《项链》:10年辛苦还债之路似泡影,为何我却觉得她很幸运

文/爱吃土豆的佩奇

这是莫泊桑写在《项链》开篇的一句话,正是用来形容女主人公玛蒂尔德的。在莫泊桑的笔下,这位人物生动形象、真实自然,令人唏嘘又同情。

莫泊桑是19世纪后半叶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与契诃夫和欧·亨利并称“ 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 ”,足见他在短篇小说上的造诣极高。莫泊桑被誉为“ 世界短篇小说之王 ”,其著名的代表作有《珠宝》、《羊脂球》以及《我的叔叔于勒》等。

《项链》主要讲述了小职员的漂亮妻子玛蒂尔德为参加一次上流社会的晚宴,向自己的朋友借了一串金刚钻项链来炫耀自己的美。宴会当晚,她得偿所愿艳压群芳。但是回到家以后发现项链丢了,她只得借钱买新项链还给朋友。为了偿还债务,她节衣缩食,走过了10年艰辛还债之路。最后却发现,当初借的是一串假钻石项链。

大多数人读完莫泊桑的《项链》,都会觉得玛蒂尔德这10年还债之路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除了徒劳浪费时间与青春外,一无所获。然而我并不这样认为,莫泊桑虽然加重了玛蒂尔德身上的讽刺意味,但是在这个人物身上,他也注入了一些人性的光辉,让我感觉到玛蒂尔德这10年辛苦并非徒劳,也有幸运。

玛蒂尔德是一个漂亮动人的女子,因为出生于一个小职员家庭,她没法接触有钱有地位的人,最后将就着嫁给了一个教育部的小科员骆塞尔。

这个年轻的女子总是藏着一颗不安现状的心,她觉得自己就是为了一切精美和豪华的事物而生的。因此整日看着家里寒碜的房屋、粗糙的墙壁、陈旧的家具和庸俗的衣服感到痛苦不堪。

她总是幻想自己置身各种精美的筵席,使用各种精美的器具,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她的年轻貌美。

终于,丈夫带回来的一张请帖给她带来了一丝希望,因为这张请帖来自于她向往的上流社会。然而看着自己身上朴素的衣服,玛蒂尔德感到的却只有愤怒,因为她没有衣服去衬托这样的晚会。最后丈夫花了400法郎,给她做了一件新裙袍。

新裙袍做好了以后,玛蒂尔德看着自己空空的脖子,总感觉那里缺了一件首饰。因为家庭的原因,丈夫没法再给她买一件相衬的首饰了,面对妻子的不依不饶,最后他突然灵光一闪,提出了让玛蒂尔德找朋友借一串首饰的建议。

玛蒂尔德找到自己的朋友伏来士洁太太,借了一串金刚钻项链。在晚会当晚,玛蒂尔德艳压群芳,成为了整个晚会上的焦点。这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现在终于实现了。

然而正如茨威格所说: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就在宴会当晚,玛蒂尔德和丈夫回到家里,发现项链丢失了。几经辗转都找不到项链之后,丈夫骆塞尔和玛蒂尔德决定赔一串新项链。他们压上全部家当又借了很多钱,终于买下了那串价值36000法郎的同款项链,还给了伏来士洁太太。

从此这对夫妻走上了辛苦的还债之路,节衣缩食整整10年,才还清了欠下的债务。

可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简单的结束,10年后的一天,不再年轻的玛蒂尔德偶遇伏来士洁太太,把这一切告诉了她。可是伏来士洁太太的话,却像一道晴空霹雳,击在了玛蒂尔德的心上。原来10年前的那串项链,是假的。

知道这个答案以后,玛蒂尔德身上的悲剧意味也显得更加浓烈了。辛苦10年,一切像一场乌龙。可是如果不是玛蒂尔德贪慕虚荣、享受奢靡,不是她不安现状想要跻身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她的人生又怎会因为一串项链,在这悲剧里沉沦呢?

骆塞尔成为玛蒂尔德的丈夫,可以说是她这一生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在项链丢失以前,骆塞尔竭力满足妻子玛蒂尔德的一切需求,雇了佣人照顾她,知道她虚荣爱浮华,又去弄了晚会的请帖讨她开心。甚至为了满足她所谓的“ 世上最叫人丢脸的,就是在许多有钱的女人堆里露穷相 ”,他花了自己打算买枪的钱给她做裙袍。

可以说,这个男人非常爱玛蒂尔德,他的爱,也延伸到了项链丢失之后。

项链丢了以后,他竭力地去寻找,想尽各种办法,最后实在找不到了,他决定和玛蒂尔德一起赔偿这串项链。

为此,他动用了父亲留下的18000法郎,又四处借钱,还和高利贷打上了交道。

可是,尽管如此,他仍然付了36000法郎,买下了那串项链。骆塞尔先生,从始至终,他都像一个男子汉一样,没有说一句玛蒂尔德的不是,没有抛弃她独自一人享乐。再苦再难,他从始至终,都陪伴着她。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拥有这样一个丈夫,是何其有幸。

玛蒂尔德的人生,表面看起来的确不幸,但是细品之下,她又是那么地幸运。自己年轻时犯下一个错,丈夫心甘情愿陪她一起买单,也许那十年的还债之路固然艰辛,但是有丈夫的爱与陪伴,玛蒂尔德的心里,也是甜的。她失去的是虚荣与浮华,收获的却是真心与守候。

有时候看玛蒂尔德偿还项链的整个人生经历,会让人不自觉想到《老人与海》里的圣地亚哥,打了一条大马林鱼,最后拖回去的却只有光秃秃的骨架。

玛蒂尔德的幸运,还在于这一路的艰辛,让她认清自己。

从前的她,有佣人照顾,丈夫疼爱,还是很不满足于现状。觉得家里穷,觉得家里的一切都配不上自己,总是活在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里。

但是背负项链带来的债务之后,玛蒂尔德仿佛是一夜之间长大了。除了坚定还债的决心,她还辞退了女佣,搬去阁楼,亲自动手做各种家务,穿得像个平民妇人,为了买菜讲价挨骂,开始做一个接地气的家庭主妇。

10年的时间,她容颜不再,可是她却突然清醒了。10年之前,她好面子,虚荣心强,没有好的衣服和首饰就不去参加晚会,丢了朋友的项链不敢当面告诉她事情的原委。

可是10年后的今天,她衣着朴素,容颜变老,面对依然年轻貌美的伏来士洁太太,她很自信地告诉她自己的艰辛历程,为了偿还项链的苦楚,丝毫没有自卑与不安。这种直面生活的底气,是玛蒂尔德这10年来,收获的最宝贵的财富。

一串项链引发的故事,表面看去像一个悲剧,像一场徒劳。然而看着那个10年之后自信不再拘泥于外表穿着的玛蒂尔德,我们又怎么知道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幸运呢?

年轻时候的玛蒂尔德,因为总是活在虚无的幻想里,所以她不快乐,她有各种欲望的充斥,想要触摸不切实际的精致与美好。可是老了的玛蒂尔德,在生活的洗礼下,在现实的打磨中,却渐渐接受这个日渐不完美的自己,她变得自信而充实,不再活在虚无里。这种现实给予的成长,远远大于那36000法郎。

中学的时候读莫泊桑的《项链》,总是对玛蒂尔德的虚荣充满了鄙视,然而经过10年的成长,再次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多出了几分理解与同情。

诚然,玛蒂尔德年轻时候是虚荣的,甚至我们可以说她的悲剧是自己造成的。可是有时候你又会发现,玛蒂尔德的成长,或许还要感谢那串项链的丢失。

如果不是项链丢失,她或许都意识不到那个整日关心自己的丈夫有多爱自己,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了偿还她虚荣犯下的错,可以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从而学会和他踏踏实实过日子。

如果不是项链丢失背上债务,玛蒂尔德很可能在那场晚会之后迷失自己,在虚荣与奢靡里沉沦。或许她还会欲望膨胀,做出更出格的事情。

在我看来,玛蒂尔德丢失项链,用了10年青春去偿还一串假项链,的确会让人觉得很不幸。但是换个角度看问题,项链丢失以后,我们看到了玛蒂尔德丈夫不离不弃的陪伴,也看到了她自己从幻想回归现实的人生蜕变。由此看来,我们又怎能单一地认为玛蒂尔德丢失项链绝对是不幸的呢?

很小的时候,历史老师就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会有两面性,要学会一分为二地看待事情。在玛蒂尔德这位女性身上,我们看到的除了虚荣,还有责任与担当;除了自卑,还有成长与蜕变。

正所谓“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人生的经历从来没有绝对的幸或者不幸。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时间的洗礼下,学会珍惜那些路经生命的幸运。

作者介绍:爱吃土豆的佩奇。人生有三爱,读书写作看电影。希望我的文字,可以温暖你。

莫泊桑的《项链》续写(高中) 结局要完整的 200字 急急急急~~

玛蒂尔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呆了。很久,她才从无意识中醒过来,想:"十年,十年的辛苦,本不该有的,我本可以依然保持美丽的,而现在……"

??"玛蒂尔德,你没事吧?"佛来思节夫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但是说不出话来。

??"来,咱们到旁边坐坐吧。"佛来思节夫人扶她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亲爱的,你赔给了我一串本不应属于我的项链。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必须找一个 *** 来赔偿你。"

??"我只想要那串项链。"良久,玛蒂尔德才说。

??"噢亲爱的。我也想做这件事情,不过很不幸,那串项链已经被我遗失了。我只能以其它的方式来赔偿你。或许我应该给你那项链的价钱?
??又是一记重拳。玛蒂尔德镇定了一下自己,说:"不,我什么都不要了,除了那项链,如果你能找到它的话,请把它给我,谢谢。"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佛来思节夫人在后面叫着
??玛蒂尔德回到家后,便天天坐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并想十年前的事。她不再辛勤劳动,整到萎糜不振,一下子没有了当初的英雄气概,直到有一天……

??玛蒂尔德正坐在家中,盯着镜子什么也不干,突然有一阵敲门声。敲门人进来后,给玛蒂尔德送来一个盒子。当她打开盒 子时,便发出一声惊叫。里面是那串钻石项链!盒子里还有张纸条,上面写着:

亲爱的玛蒂尔德,
项链是我在阁楼上找到的,现在归还给你。
爱,
珍妮

??玛蒂尔德拿着项链,说不出话来。她把项链戴上,却发现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好看。她痛苦地把它摔到一边,哭了起来。
“啊!什么!……”玛蒂尔德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佛来恩节感到她冰凉通红的双手在颤抖,她想笑,却忍不住抽泣起来。
“玛蒂尔德,你怎么啦!”佛来恩节有点慌,“上我家去取你那项链,那是你的。”
玛蒂尔德没有回答,她什么也没有回答,他什么也听不见,十年的劳苦、奔波,为的竟是一条假项链,青春、美貌如过眼烟云,艰辛已令她变得如此苍老,就是十条项链也换不回这十年哪!她恨珍妮,她为什么要欺骗一个朋友,借她一条假项链,她恨上天,为什么捉弄自己,这样轻易地砍断自己抓紧的云梯。
“珍妮”,佛来恩节夫人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原来是前天舞会上认识的x部部长,她及于和这位部长深识,就叫了辆马车把神志不清的玛蒂尔德感到浑身被一种阴暗所笼罩,她又回到她寒跄,破旧的屋子里,她感到压抑,痛苦,她一无所有。
他要挣脱,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佛来恩节的马车驶出了极乐公园,公园的北面就是塞纳河,河水如此深郁,映着稀疏的灯光,夜幕初降,这儿可以望见巴黎的繁华,明媚娇艳,无休的享乐。
马车驶过铁桥时,桥上正挤着许多人,“又有人寻短,”佛来恩节夫人轻蔑地扭过头去,那边,宫廷的舞会才刚刚开开始。。。

【急】列出莫泊桑的《项链》中的所有人物,并 *** 人物关系图<采纳悬赏>

是《项链》中的每一个出现过的人物!!人物关系图要详细!!我急~~~~
骆塞尔------教育部长若尔日·郎波诺暨夫人【朋友】
玛蒂尔德·骆塞尔【太太】-------约翰妮(伏来士洁太太)【朋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